当前位置:首页 > 乱世马蹄岗

乱世马蹄岗-深圳梅記

乱世马蹄岗

深圳梅記 打过草稿的牛皮 2016-11-17 255次查看 0条评论

     这一次我真的有点感到绝对的绝望了,也好象就要放弃一切。其实本来就没有拥有过什么。以前的种种的所谓的绝望现在看起来是不能算是绝望的,毕竟还有恢复勇气和信心的希望。而现在连希望都没有了,但我不知道以后是不是又有更让我感到绝望的事情。其实现在也不是有什么事情打击我,但我就是觉得一切都没有了生机,一身乏力的很,头也很有些疼,但不至于晕,只是很乱,惶惶的。六神无主,我觉得有必要用笔来梳理下思绪。
     我想我现在的想法,好象就要决定回家。当回家的念头一起来时,难免会双眼湿润的想起父母。很少有让我流泪的事情,只是在想起父母的时就会泪流不止。就是在家的时候都是这样。但其实我不是一个孝顺的人。这确实是让我自己费解的事。
     终究没有想出自己坐在桌子前的沉思是在想什么。头有点疼,外面小孩子在大声的玩游戏,对面的那家在放SAM的歌很好听。隔壁住的那个女孩子回来了在煮菜,有点香味。也许是楼下的阿姨的饭香,可能等下就会来叫我吃饭了。
     今天回来的时候在车上一个女孩子总是在大声说话。她一上车就和一个不相识的男孩子一路谈天到广州,听她说话好象是和一个好相知的老朋友在聊天。一路听下来我倒了解了一个大概,最后可以论定她是个比我还嫩的的小孩子。她的说话是很让我不耐烦的,我想她不是读好多书的。我确实很佩服她的健谈的,倒是很值得我学习。但我认为她应该去做妓女,相信会好好生意的。可惜她穿着军装。
     但我究竟在想什么?倒是好难下定论。也许什么都没有想,又都什么都想过了。只是最终什么也就没有想出来。我哥哥的对我不大满意和我姐夫的小小埋怨,打电话回家时父母的小心小心的叮咛,都时 时的令我不知所措和惶然,别人的善意的忠告,难听的好听的恶意的攻击,所有的明的冷嘲和暗的热讽,冷硬的关心,热情的损害,实在很有点杂乱。 
     拿出笔记本,才发现前段时间写给你的信都没有邮寄出去。大约也会寄给你,反正我留着也没有什么好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999年6月20日 于广州 

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