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我们村里的老人们(5)

我们村里的老人们(5)-深圳梅記

我们村里的老人们(5)

深圳梅記 世间百态 2016-11-19 82次查看 0条评论

      其实阿铜哥并不是老飞的真正公太,听说他原来有个大哥,去当了兵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所以他家每到过年门口的对联都是政府送的,大门正上面一年到暗都挂着一个光荣烈属的黄边铁牌,那时候我甚至觉得这铁牌子简直就是无上荣耀的证明,差不多和大宋柴家的铁卷丹书差不多,由此可见,他哥是毛主席一派的,起码最后的日子是跟着我党的。那时候阿铜哥或者还年轻,总之还没结婚,然而他已经有了一个侄子,于是阿铜哥也就没有讨媳妇,不知道是讨不到还是其它原因,总之就是没有老婆,我估计或者是生活比较困难的缘故罢,但是日子或者越来越难了,具体是什么时候不知道,终于生活好像实在不行了,阿铜哥的寡妇嫂子改了嫁,他也因此得了三个大洋的嫁妆,在困难时候,一个人为了生存下去,改个嫁是很正常的,甚至卖儿女的都不在少数,我村里就有好几个是外地人逃荒来到这里,他们的养父母以若干番薯换来的。有了嫁嫂子的嫁妆银,阿铜哥终于拉扯大他的侄子,但他仍旧没讨媳妇,于村里人来说,既然他没亲子嗣,他侄子也就是他的儿子了。

     一直到我读书年龄了,据说社会主义也已经到了罗岗了,很快就会到我们村了,大家干活都很有劲,谁也不想一穷二白迎接社会主义是吧,記的大约我读一年级了,阿铜哥的儿子也已经有了孙子了,就是老飞,有一年他家起了新房子,农村里一家有喜事那就是一村人的喜事,于是我连续好几餐都在他家吃饭,也顺便帮忙做一些比如搬凳子洗菜什么的轻活,也不知道是他家那个亲戚送了一个收音机作贺礼,这东西在那时候绝对是稀罕物,我至今还记得大家围在那里听收音机里慷慨激昂的磁性嗓音:中央人民广播电台,听众朋友大家好……。阿铜哥站在最前面,眼里闪着核人的灰白,慢慢挪到收音机画面,年轻时候给野猪撞到的脸上那个大包泛着红光,呐呐的说:人呢……人呢……说话的人呢?这么小的盒子怎么可以装两个人呢?

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